為什麼孩子要吃配方奶粉?

初夏之菡 · 2019-11-16

所以為什麼孩子要吃配方奶,在 2 歲以前, 孩子吃配方奶就是對無法吃母乳的一種最佳補償,因為在沒有配方奶的年代,孩子吃的只能是普通的牛奶,甚至米湯。

這個問題很像:為什麼有人要喝酒吸菸,為什麼有人會去吃薯條,為什麼不吃肉糜。原因在於除了真正被忽悠的少數媽媽,絕大多數選擇配方奶的媽媽都有自己的原因。作為食品科學和營養工作者,我們的工作之一自然是告知所有的媽媽:母乳是最好的嬰兒食物。然而我們實際上要做更多的工作就是:幫助大多數做不到完美的人也能過上盡力而為的生活。

世界本來就是同堂吃飯,各自修行。能做到母乳餵養的媽媽可以開心,可以感到欣慰,尤其是做到自然離乳的媽媽都是非常偉大的;公衛組織可以提供知識和建議,並幫助她們解決母乳過程的困難,但是沒有任何權力去幹涉和秀優越感,這是對人基本的尊重。

母乳象徵著一種自然而完美的食物與感情交換過程,也有著孩子所需要的最佳營養 ;誠然這是知識也是經驗,但是公共衛生的任務僅僅是讓所有人知道知識,就像我們宣傳吸菸有害健康,喝酒對身體有害一樣。而不是去強制干涉和譴責具體個人的選擇,這就是為什麼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吸菸有害健康,依然有人毫無忌憚的吸菸 -- 價值排序不一樣,不是每個人通過「知識」就願意改掉自己的世界觀,這就是事實。

所以配方奶實際上是食品工業化給我們帶來的一種饋贈,它給了那些被迫或者主動非純母乳的媽媽一個機會,一個更好保障孩子最初營養的機會,一個儘可能接近母乳的機會;這就是最好的理由。

不排除有的商業廣告底線比較低,甚至有的配方奶公司會去醫院給產婦發放免費的配方奶這種不合適的行為,但是這都是應該交給政府的事情:比如最近出臺的配方奶廣告限制,以及國外早就有的規定 -- 不允許任何針對 2 對以下的配方奶粉做廣告,以及不允許配方奶粉以商業形式進入醫院等,都是非常好保護母乳餵養的例子。

同樣類比吸菸,國家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劃分吸菸區,同時禁止室內吸菸。但是你要說全面禁菸最有利於全民公共衛生,那真的是鍵盤俠才會說的話,因為這相當於忽視了一部分人自由和快樂的最基本的權利。

沒有當過媽媽的人,都會輕鬆的覺得母乳最好,自然離乳更好;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知道母乳餵養不是一個水到渠成簡單的過程,乳腺炎,皸裂,乳汁不通,整 1 年無法長期離開孩子超過幾小時,產假結束後還要背奶,公共場合很難哺乳等等的實際問題其他人都看不見;他們也不願意去了解為什麼有的媽媽寧願不母乳也要去工作養家的辛苦,只知道全民母乳最好,因為道德和知識都站在高處。

事實上,配方奶是的的確確幫助到吃不到母乳孩子獲得次佳營養的最好辦法。所以請把宣傳母乳餵養最好的工作做好,最大程度減少因為知識缺乏或者不良商業行為導致的減少母乳行為;但同時也請保持對那些明知母乳好,卻無力或者不願意選擇母乳的媽媽基本的尊重。

在此引用紀伯倫著名的詩 --《孩子》

你的孩子,並不是你的孩子
他們是由生命本身的渴望而誕生的孩子
他們藉助你來到這世界,卻非因你而來
他們在你身旁,卻並不屬於你
你可以給予他們的是你的愛,而不是你的想法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護的是他們的身體,而不是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屬於明天,屬於你做夢也無法到達的明天
你可以拼盡全力,變得像他們一樣, 卻不要讓他們變得和你一樣
因為生命不會後退,也不在過去停留。
你是弓,兒女是從你那裡射出的箭。
弓箭手望著未來之路上的箭靶, 他用盡力氣將弓拉開,使他的箭射得又快又遠。
懷著快樂的心情,在弓箭手的手中彎曲吧, 因為他愛一路飛翔的箭,也愛無比穩定的弓。

所以孩子並不是因你而來,反之,你也不必為孩子而活。 所以你與孩子能交換的只有無條件的愛,而不是互相綁架,你不能用他們實現自己的夢,他們也不需要你來承擔他們的明天。所以選擇母乳還是配方奶是你自己的事情,無知或許是種遺憾,但是你無需在明白了利弊後對自己做出的選擇而後悔。也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去譴責媽媽們做出的選擇。致知固然是種善行,而更大的關懷是去給人帶來理解之光的致知,而不是用知識去把人群撕裂,強行分成好與壞。

最後,願所有媽媽都能順利給孩子最佳的母乳,而無論什麼原因無法選擇母乳的媽媽都能享受自己的選擇並做出最好的補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