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繁的抑鬱心理 (非抑鬱症)應該怎麼正確排解?

於德志 · 2019-11-25

你好

你是高中生,看你描述我預設為你生活裡缺乏有效的支援,不僅是經濟的,也包括精神的、同伴關係的。

尤其在同伴關係上,你將自己表現的開朗成熟,這通常意味著一件事:你對自己的家庭狀態感到恐懼(你也可以理解為自卑、無助、孤獨、委屈、憤怒等其他體驗,但它們實質都源於恐懼),所以需要在他人面前表現出強大和成熟,以此來彌補家庭危機造成的內心不安和空虛感。但這種偽裝,尤其是長時間的偽裝,會讓你喪失掉本來可以靠自己爭取到的、來自家庭外同伴的、即時、持續、寶貴、用之不竭的支援力量。而這種支援,本可以成為你面對家庭痛苦的最強大的武器。但在偽裝中,你不僅無法從中得到這種保護,反而讓它們變成了一種新的傷害:無法真實做自我帶來的自我壓迫傷害、不被接納傷害。

寧靜老師很關心如何能幫到你,所以我試試給你一個行動線索,以方便你嘗試能否在行動中擺脫情緒的死迴圈。但我先要提醒的一點是:我要給你溝通的不是你理解的精神力量,不是任何理智上的控制,而是生活裡日常的行動模式。這一點,需要你閱後即做 —— 任何嘗試,都只能從行為而非理智的層面進行。

1、如何處理日常的情緒痛苦。

日常隨時都可能出現的內外刺激,很容易讓你陷入到情緒痛苦中。比如外部刺激 —— 媽媽殘酷的語言,經濟窘迫的現實,看到與爸爸相關的一切,或者路上偶遇的一家人甜蜜的圖景,都可能會激起你的情緒痛苦;比如內部刺激 —— 想到自己的童年,想到父親可能在吸毒,想到自己需要偽裝,想到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所有這種想象,也都會激發你的情緒痛苦。

現在,我教你做一個簡單的行動練習方案,用於當你感到痛苦的任何時候,無論它們是什麼情緒,比如無助、憤怒、自卑、委屈,你都可以使用這樣一個簡單的方案。具體的操作,我給你兩張圖片參考,一是身體姿勢,無論你正在經歷的痛苦是什麼,試試站起身,參考圖片的姿勢慢慢開啟身體,做出擁抱一切的身體語言。(這個過程可能會很艱難,因為痛苦時我們通常只想縮起來躲起來,這個姿勢是反習慣的)。二是操作祕訣,即開啟身體然後怎麼做:想象自己展開雙臂站立於大海之中,內在的情緒體驗會像海浪一樣席捲而來。此時,深吸一口氣,像衝浪一樣迎接它們的衝擊。一波浪潮過去,下一波浪潮又會捲土而來。照例迎接它的衝擊就好……

在這種身體語言和體驗處理下,你會感覺到抑鬱的感受逐漸消失。

頻繁的抑鬱心理 (非抑鬱症)應該怎麼正確排解?頻繁的抑鬱心理 (非抑鬱症)應該怎麼正確排解?

2、如何補足內心的安全感。

你還只是個孩子,無力承擔這麼多。尤其是在你內心極度不安時,更無法承受這一切。所以,既然得不到家庭帶來的安全感,那麼你需要建立自我安全感。

要擁有自建的安全,你首先需要做一件事:關注並停止類似於 “我知道自己不會也不允許自己染上抑鬱症” 等形式的自我對話。

也就是,你要停止自我壓迫。

這可能意味著你會痛苦,會為現狀感到悲傷,會對父母的行為感到憤怒,會為自己的將來感到焦慮…… 所有這些不好的感受,都用第一個方案進行處理,讓自己脆弱,讓自己痛苦。

這很難,但沒有痛苦,你無法建立內在的安全感。

當你真的開始體驗到悲傷,開始體驗過憤怒之後,想象自己十年後已經成家立業,已經擁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切,然後,讓十年後的自己為現在的自己寫下一段話,告訴她這一切都只是人生路上的經歷,它們不會阻止她獲得幸福,她值得被愛,也值得擁有夢想和幸福。

然後,將這段話每天拿出來,讀給自己聽。反覆地讀。

如果你願意,也可以用前面開放的身體姿勢,面對著天空高喊:我很脆弱,我正在遭遇苦難,但我有自己的價值,我值得被愛,我也會擁有想要的生活……

3、如何處理對母親的憤怒

你和母親一起生活,每天來自母親的刺激可能會很多。如果第一種方案,不足以幫你應對母親的壓力,你可以再嘗試這種辦法:去感受母親內心的痛苦。

從你的描述看,她的生活充滿了不幸,被愛人背叛,被拋棄,獨立維持捉襟見肘的母女生活,將人生的一切希望都寄託在自己孩子身上,喪失了夢想,喪失了享受生活的機會……

試著去體驗她的悲傷

這會有助於你在她憤怒時,感受她的無助和絕望。這種感受,會幫你消解內心的憤怒。

這些方法,你可以嘗試。

幫不到太多,唯有祝好!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