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家中有低齡孩子得抑鬱症的家長,是怎樣一種體驗?不是抱怨,只是希望自己要接受和學會面對?

岑 CHEN 老師 · 2019-11-25

您好。讀了您的大段講述,能深切感受到一個母親的憂慮和期望。既然女兒已經獲得到正規診斷,我們可以初步排除器質性的精神疾病,更多從心理的角度來探討。雖然資訊不全,可能不那麼有針對性,但我很樂意結合您的情況,談談我的觀感。

首先,您在提問中反覆提及孩子診斷前後的成績排名,明顯這是您的一大關注點,這在中國家長中很普遍,也無可厚非。不過,乾癟的排名數字和遙遠的出路問題,並不是當今多數 14 歲孩子的閱歷思維能真正理解關心的,除非 TA 能從中體會到真正的樂趣,自發形成健康、明確的內在學習動機,並願意為此努力。

您是否瞭解,女兒真正在意關注的是什麼?在排名和各種競爭之外,她在生活中的正面興趣愛好都是什麼?她最大的願望和目標是什麼?她在校園中的擔憂恐懼是什麼?她有能接納她且能正面支援她的同齡社交圈嗎?如果她缺少目標和內在動機,或缺少正常的社交支援,父母和治療師採取了什麼方法來培養孩子的目標、興趣和溝通 / 社交技能?孩子畢竟是孩子,想讓孩子理解家長的前提,是家長先理解孩子。您的女兒已進入青春期,心理需求上一半是成年人,不再是低齡兒童了。一方面,叛逆是她在自我意識形成過程中的必經之路,但另一方面,沉浸於網路虛擬世界和自我隔離,很可能是孩子厭惡被束縛壓抑的自我、逃避現實、發洩不滿的表現。

第二,如果家庭收入不太高,母親辭職和每次 1500 元的昂貴諮詢投入背後,家長的心理動機是什麼?對孩子又意味著什麼?恐怕,依然是孩子聽話和成績好。對孩子來說,家庭依然是無可逃避的壓力源。家長對子女的巨大犧牲投入背後,潛臺詞往往是:"孩子,爸爸媽媽為你付出了一切,你怎麼還不聽話?你怎能辜負我們的期望?" 三四歲的幼兒且能敏銳捕捉家長的情緒,操控他們的愧疚和焦慮,半大的青少年更不用說。如果女兒在校園生活中依然缺少目標和樂趣,病情好轉只意味著要和以前一樣,回到父母的掌控中,或是同學老師的評議中,那麼她有什麼動力要好轉呢?抑鬱也可能只是她追求真我和獨立的一種方式,只是這個方式的代價太大。

第三,對於未成年人出現心理行為問題,許多有文化的中國家長都樂意讓孩子接受心理諮詢,這是教育意識上的巨大進步。但是家長往往只關注如何改變孩子,卻不考慮自身方面的改變配合,如接受家庭治療。實際上,孩子的心理問題背後往往是家長的認知行為偏差,甚至是夫妻關係問題的折射。當前,女兒的病情和學業是您和您先生一致想解決的矛盾,女兒成為了家庭矛盾三角關係中的焦點,客觀上起到了掩蓋大人之間關係問題的功能,這會成為子女行為問題持續的 "動力"。如果您和先生長年在子女教養問題上不能達成一致,這說明您和他的溝通模式需要改善,相處中有些被長期忽略的議題,需要儘快面對。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