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面前的所有堅強 都不堪一擊

高冷不撩人 · 2019-11-24

在帶父母去看相聲的車上,坐在前排的我,聽著呼嘯而過的風,看見散散落落的荒野,看見遠處因為霧霾而顯現的昏暗,突然就仍不住流下淚來。。。

帶母親到我的城市治療,肺癌晚期,正在進行新的一系列前期檢查。

聽到癌症訊息後,父親一直愁眉不展。母親似乎已經過了恐懼的階段,現在的她,堅定的認為” 人在高興時,心臟會分泌一種叫縮氨酸的荷爾蒙,會殺死 95% 的癌細胞 “。她恢復了每天的唱歌、朗誦的娛樂生活,按時在唱歌群裡打卡,在意每一次排名,對每一朵送上的鮮花都認真回覆,和我一起調侃老爸緊縮的眉頭。

我想盡了我所有的辦法,取悅他們。

帶他們去茶館聽相聲,給他們講公司的趣事,去天安門拍照片,去超市買各種之前沒用吃過的莫名其妙的蔬菜。我每天一副” 母親並不是什麼病人 “的姿態,每天一副” 不就是癌症嘛,沒什麼大不了的 “的態度,一度的以為可以感染他們,甚至有時候都覺得自己都信了。

可以,很奇怪,總有一些時刻,會突然的讓你清醒過來,掉進萬惡的深淵,掙扎著,再尋找光亮。堅強,真的是不堪一擊。

我彷彿聽見依稀的汽笛聲,接她的船正慢慢的從黑暗中駛來。。。她渾然不知,開心的笑著,甚至以為治療完,就又是美好的一年又一年。。。


(偶爾性悲觀,持續性樂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