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駕到 9

晚睡的魚 · 2019-11-24

從他走後,我一宿沒睡,輾轉反側,睜眼硬生生捱到了天亮。

直到紅杏來叫我的時候,我還是沒合上過眼。她見我著實嚇了一跳,看著我諾大的兩個黑眼圈不知所措。

“娘娘,昨夜裡怎麼回事,可是沒休息好?”

我瞌上眼,無力地嘆了口氣。

“紅杏,燒水吧,我想洗個澡。”

可能也的確是太累了,溫暖的水包圍之下,我竟然坐在浴桶裡睡著了。在夢裡,我彷彿看見當初的當初,我和太子兩人在那小小的屋院之下,他翻過牆來尋我,我坐在樹下看著他笑。滿地的秋葉被風徐徐吹動,好看至極。

我彷彿又夢到母親從那庭院的正門之中,還是曾經那副模樣,笑著朝我走來。我窩在母親懷裡,雖淚流滿面,嘴卻是笑的。母親拍拍我的後背,對我說著,“女大不中留,竟然一點也不會捨不得孃親。”

再後來,便是漫天的紅色,燭火搖曳,喜氣洋洋。母親,父親,紅杏,所有的人臉上都是帶著笑。我緩緩伸出手,而我面前的男人卻也牽住了我。我仰起頭,也看見太子對我笑,就像初次見他那般,那笑好看,讓我留戀。

在夢中,我彷彿跟他過完了一生。我們像民間普通的夫妻一般,生了好幾個孩子,看著孩子長大,離開,最後相互攙扶著站在庭院門口,望著樹上俏皮的兩隻打架的小鳥。我不知道是夢,只覺得心中滿滿都是滿足,睜開眼的那刻,嘴角都是帶著笑的。

只是在睜眼的那一刻滿足之後,便是鋪天蓋地的痛苦。

原來,一切都是夢啊...

我還是個傻子,母親早早病逝,現如今是皇上的嘉嬪,

而他則是太子,未來的皇上,

我的姐夫。

皇貴妃娘娘沒再找過我,聽說是皇上下了令,嘉嬪身體較為虛弱,不適宜到處奔波。不過我聽德妃娘娘給我講的故事版本來看,估計是我去了一趟皇貴妃那裡,回來就生這麼一場病,皇上應該是警告了皇貴妃娘娘了。

我聽完便想死,這絕對,絕對,把皇貴妃娘娘得罪了。

於是生孩子的事情便再次被我提上了議程。

不過我也聽說了太子生了場大病的事情,但是太子側妃,丞相府的長女一直悉心照料,據說三天三夜都未曾閤眼。皇上大為感動,便下令封太子側妃為正妃。

這一下,我父親可謂一時間雙喜臨門。嫡女雖說是個傻子,卻傻人有傻福成了後宮中不可多得的寵妃;長女雖是庶出,卻成了太子正妃,未來的皇后。

只是我從紅杏那裡聽到這個訊息,內心卻隱隱覺得不對勁。皇上如此謹慎小心的人,怎麼可能讓我父親擁有如此大的權利?外戚專權,如今我父親在朝中的勢力不容小覷,巴結他的人從宣武門都能排到朱雀大道,皇上怎麼可能培養這麼大一個禍害?

我想不明白,只得擡起頭,看了眼廳外專心批奏摺的皇上,又轉過腦袋,看了眼面前的木瓜丸子湯。

想不明白,但是 —— 為什麼要讓我吃木瓜湯?

我低下頭,沉沉的看了眼自己的胸前。嘆了口氣,端起木瓜湯,一飲而盡。

皇上答應我的狩獵定下來日子,時間也如流水般緩緩流逝,可就在快到日期的前期,父親卻惹得皇上龍顏大怒,扔出的硯臺砸了父親頭上好大一個包,血流如柱。

我一打聽,才知道是我那位庶出的大哥,惹禍了。

家裡面兩個妹妹,一個寵妃一個太子正妃,我這位表哥免不得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一副洋洋得意的作嘔姿態。因為父親沒有嫡子,對我這位長兄也是相當地寵愛,自然也是養了囂張跋扈的性子。

那天出去花滿樓,玩得盡興準備回府,卻沒想到正好碰見出宮探親的玉嬪,喝醉了酒再加上那性子,竟然想要睡了玉嬪。不過他不傻,沒敢正面上強的,便動了歪腦子,找了個採花大盜,半夜把那熟睡的玉嬪偷了出來。

那玉嬪被送回去當晚便羞愧難忍,雖被迷暈了過去,但身上斑駁的痕跡便讓她明白了自己的遭遇,當晚便上吊自盡了。

玉嬪家中本想掩蓋玉嬪被凌辱一事,卻沒想到那採花大盜手癢癢,一不小心按照曾經慣例在玉嬪母家裡留下了自己的標誌,而這標誌好巧不巧被一捕頭瞧見,而這捕頭又好巧不巧地最近抓住了這個採花賊。

一用刑,一招供,我這位長兄就被供出來了。

皇上聽聞,龍顏大怒,最可氣的是,這個禽獸竟然當初邀請這個採花大盜與他一同玩弄不省人事的玉嬪。這種行為,天誅地滅,五馬分屍都是輕的。聖上二話沒說,令人活綁了我大哥,先是活剝了他的皮,再是一刀一刀颳去他身上的肉,卻不許他死。就那樣過了三天,才一刀剜去了他的心臟,掛在城門上以作警示。

據說只要見過下場的人,都半月沒吃下去過熟食。除了流食,別的東西一吃就吐。

而我父親,在我哥掛在牆上才得知此事。據說雖正在吃飯,卻是連筷子都拿不穩了。二話沒說穿戴好便衝出去,急急匆匆朝皇宮趕去謝罪。自然也因為教子無方,頭上頂個包不說,自然也被去了丞相的職務,連降幾級。不過看在我和太子妃的面子上,還是保留了一個京城的官職。儘管如此,聽說我爹最近也是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我可能是宮中最後才知道這個事情的人,皇上害怕我又出事,便要求身邊的人都不許跟我講。也是紅杏某天偷偷聽兩個宮女嚼舌根,才知道了這件事。

我徹底驚了,倒不是因為母家倒臺,也不是因為那畜生,而是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皇上到底在做什麼事情。別人可能是為我父親和我們兩姐妹可惜,認為他命不好攤上這樣一個兒子和兄長,可我卻覺得這件事情一定和皇上有什麼關係,前些天才升了他女兒的位分,現如今卻直接將人推入谷底。

現在到底再鬧哪一齣?

可儘管如此,為了給我,皇上的寵妃散心,狩獵的日期卻絲毫沒有改動。

就這樣,我在憂心忡忡之中,迎來了狩獵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