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中醫藥的發展最失望的事件是什麼?

Wei Zhang · 2019-11-24

我提醒 @鬼將軍 關注一下非法行醫罪,他刪了我的評論還禁止我回復,我很失望。

也提醒一些不靠譜的爹媽,帶孩子去中醫院看病也就算了,請鄰居自學老中醫給孩子開中藥,真的是親生的?

最後,一直好奇,中醫的醫療事故怎麼確定,那個脈象啊溼寒虛實啊,你怎麼證明他錯了啊?還是說中醫自帶免死光環,吃死了算你這輩子投胎失敗。

————— 更新的更新線

其實我不能理解的中醫弔詭之處還有的是:

1、一群對轉基因食物擔心的夜不能寐的群眾。吃一碗沒驗證沒品控沒監管的大分子湯,眼睛眨也不眨,為的只是治療個頭疼腦熱,或者臆測出的腎虛。

2、望聞問切,用眼睛、嘴巴、耳朵和手指收集到的資訊,你算算可以收集幾個位元的資訊。然後根據這個來對應著讓你吃一堆植物或者礦物的熬煮液,真覺得靠譜?四項裡面只有診脈顯得高檔一點,但是真的有人覺得動脈的搏動裡包含了大量的病情資訊?

3、中藥很多不能用了,很多產地不同,怎麼做到少了某位藥換了產地,還能保證療效?目前沒看到證明,好像在中醫界是不證自明的一件事。

@匿名小學徒 你說的飲片國家質量標準和炮製學生藥學,我確實不知道,於是我就去查了一下,同時澄清一下我的觀點。

飲片國家標準,除了符合藥典外,都是規格以及不得發黴變質的要求,與中藥治病成分無關。

炮製我的理解是,使用化學方法使得中藥的物性發生變化,而這個過程是籠統而又缺乏理化解釋的,同時對不同產地的同一味中藥,炮製方法基本一致。

我的觀點是,生物在不同環境的生存壓力下,很快就會形成各種亞種(比如貓和狗),同時不同環境下植物從環境中取得的資源不同,導致其成分不同。中藥學好像對這種差異沒有一個論證,至少沒有澄清其中的注意事項。

如果你能告訴我相關的知識,那是最好,

—— 更新 ——

正如余英時所謂 “世界上似乎有兩類人,他們性格不同(姑不論這種性格是天生的,還是後來發展出來的)。一類人有很強的信仰,而不大需要知識來支援信仰;對於這類人而言,知識有時反而是一個障礙。學問愈深,知識愈多,便愈會被名詞、概念所糾纏而見不到真實的道體。所以陸象山才說朱子‘學不見道,枉費精神’。另外一類人,並不是沒有信仰,不過他們總想把信仰建築在堅實的知識基礎上面,總要搞清楚信仰的根據何在。總之,我們對自己所持的信仰是否即是放諸四海而皆準,這在某些人可以是問題,而在另一些人卻不是問題。”

—— 摘自《隱公元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