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抑鬱症同行(2019.11.17)

無用之用 · 2019-11-24

最近一直狀態不佳,週五下午請了半天假去醫院看了心理醫生,說是抑鬱症的症狀,中度到重度之間,只給我開了兩盒藥,說是吃了半個月就會有效果。

一直到現在,心裡還是悶悶的,頭還是時不時的疼,很想寫點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寫起,稍微想點事情,卻又提不起來精神。在這裡寫個開頭吧,因為很想寫點東西下來,不為別的,只是想寫而已,想證明著我還活著,還能夠思考,總不至於讓我覺得自己很飄渺。

現在坐在電腦前,敲著這些字,總覺得有什麼東西要從胃裡翻滾出來,很想哭,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哭。日常腦子裡也會想很多,給自己分析情緒低落的原因,想來也很中肯,可不自覺地,這些東西就像身體裡的動脈一樣,掩映在身體中,肉眼遍尋不到,漸漸地,覺得自己變得麻木了。感覺無論什麼,到了我這裡,都不再有色彩,不再有活力,不再有情感...... 忽然好想有人闖進我的生活,教會我一些東西,或者只是很平常地說說話也好,自己也不會顯得太落寞。到了最近,自己也都擺著一張面癱臉,和我關係不錯的同學和我說話時,也會莫名發火,時候感覺自己很失態,覺得自己很沒用。實驗程序停滯不前,雖然很是不好,但看在眼裡,自己毫無干勁和鬥志,想看些文獻,給自己找些思路,可沒想到根本看不進去,或者毫無精神,看了一會兒後便開始頭疼。我知道其實內心深處有些情感需要釋放,可找不到發洩口。

週四的時候,實驗室裡的小老闆找我談話,說是最近看我的狀態不太好,昨天打電話回家和父母吵架的時候還被看到了,便找我諮詢情況,說了一會之後,便開始一直哭,也說了一些體己的話,但也沒有和盤托出,畢竟我是個並不怎麼相信別人的人。

可能是因為實驗不順吧,可能是因為性格原因吧,可能是因為無人理解吧...... 或許因為多重原因,使得我抑鬱了。家裡人知道了巴拉巴拉說了好多,無非就是多出去走走,多找人說說話,這就好比自己掉落到水中,想向岸邊的人求救,而對方只是一直教你如何自救,卻沒有伸出援手來幫你,可能是鞭長莫及吧,可能是無法理解吧,也可能是他們只能想到那麼多吧(苦笑),但始終覺得心裡空落落的。畢竟父母是自己最親近而又最陌生的人,總覺得有些意難平呢...... 果然,一個人還是有些艱難啊(手動苦笑)。

有關學業,有關未來,想來想去,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可能自己本就懦弱猶豫吧。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些什麼,當初讀研,也只是覺得自己並不喜歡也不討厭科研,提升一下學歷似乎也不錯啊,可是感覺越讀越迷糊啊,覺得自己並沒有一定的科研素養,而且不知怎麼的,一直覺得興趣提不起來,而且感覺自己不懂的太多了,也努力過,但感覺越努力越迷茫...... 感覺一直在使勁,一直在打著空氣,時常想著自己真是沒用啊...... 和實驗室同級以及師兄師姐的關係也是一般,沒有能夠說真心話的人,畢竟真正的朋友難得嘛,大學本科期間也只和一個女生算的上是知心的朋友了.......

本來這週末是有實驗的,不過最近拖延症嚴重,一直沒正在做,明天又是週一了,不知道明天的狀態又是如何...... 呵呵,有時候想著,說不定之後不久的一天,自己便會輕生了,如果放在以前,對死亡雖算不上畏懼,但覺得死的時候應該蠻痛苦的,但如今,感覺對於生命的殞落竟也不甚在意了,說不定,我的生命就要定格在不久之後了。

今天就寫到這兒吧,以後爭取每天寫一篇吧,因為不想自己被憋死,當然了,前提是我還活著(開個不怎麼好笑的玩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