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整容醫生,你遇到過哪些奇葩患者?

Amy Beauty · 2019-11-24

就在 30 分鐘之前

上海下著暴雨,我的心也下著暴雨

暴雨裡車上下來來一堆情侶,發著光的那種

之前諮詢的時候是和女方交流的,交流起來就是正常人

進了諮詢室,我不行了,天知道我是怎麼度過那半個小時的

正常諮詢都是做在桌子兩邊像醫院一樣嘛,然後同行的坐在邊上的沙發裡面等

一進門,高潮來了

倆人相擁陷入了沙發,說什麼也不坐到桌子旁邊,我說坐到桌子旁方便我看,小姑娘突然嚶嚶哭泣著搖頭鑽到男的懷裡,那男的霸道總裁式的抱著那姑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行吧,你是客人你最大

我搬著小板凳屁顛屁顛的坐到旁邊準備看臉型問情況

那姑娘跟個鵪鶉一樣縮在 男人有力的臂彎 裡不肯出來了

我???

“美女,我要看著你的臉才能給你出方案啊 “

“我,我,我怕 “那姑娘甕聲甕氣的回答從 < b> 男人有力的臂彎 裡面傳出來

“我只是看看,碰都不碰你一下,你看成嗎 “

像是紅酒塞子拔出來一樣,那女人的腦袋 “啵” 的一聲從 男人有力的臂彎 裡面拔了出來

一臉梨花帶雨泫然欲泣猶抱琵琶 “你真的不會碰我嗎”

這語氣,就像是情侶初夜,男人說完 “我就抱著你,絕對不碰你” 的時候的回答一樣

之後面診,其實也就是劃拉個雙眼皮開個眼角,定一下寬度之類的

全程我被那男人盯著,時不時把那女人擁進那 男人有力的臂彎 ,勸半天才能拔出來

終於定下來之後我準備送走這兩位大佛

兩人手牽手走出大門,本來準備公司車送的,但是今天剛出車,只能陪他們等出租

兩人你儂我儂就像雨中的書桓和如萍一樣,我就像動物園的探照燈照著這對苦命鴛鴦

終於等到車的時候,雨中擋風玻璃後的司機就像是真命天子一樣,他會開著黃色的桑塔納,從我身邊帶走這對大佛

臨上車,這男人把女人送進去轉身瞪著我

“她手術要是出了一點事,我跟你們拼了 “

說完轉身鑽進車走了

留下我一個人

風吹來細雨飄到我臉上

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


-----------------------------------------------------------------------------------------

再更一個

前兩年不是一直有新聞說姑娘用男朋友的肋骨做肋骨鼻嘛

我一直以為我碰不到的,畢竟稍微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排異啊什麼什麼的

但是就上個月碰到個姑娘

估計是深度女權患者,被營銷號洗腦了,拉著她男人就要割他的肋骨做鼻子

男的肯定是激勵反對啊,況且我們也不可能用她男朋友的肋骨做,風險太大了

結果這姑娘直接當場賺了 10w 給那男人,就是支付寶 “您的賬戶到賬 10 萬元” 那種

然後那男的就開始舔著臉和那姑娘一起跟我們說要用他的肋骨幫那姑娘做鼻子

最後肯定沒做啊,不知道他們後來去哪做了

有錢,真好


-------------------------------------------------------------------------------------------

大概是 2 年前吧,也是夏天的時候,前臺的小姐姐跟我說來了個預約的客人,諮詢師不在讓我接待一下。

當時我也是比較閒,想著接待一下也沒啥事,反正人來都來了總不能讓他回去。

前臺一看,哦豁,是個半百的阿姨,整張臉都垮了,幹我們這行的一下就能看出來這人是來返修的

職業修養我還是有的,先把人接待到諮詢室,叫寶寶不合適,我只能一口一個姐哄著她一邊偷偷看她的資料

48 歲,已婚,家裡倆小孩都在國外留學,丈夫幾年前事故走了,想做全臉輪廓加緊膚加面部填脂,我仔細看了看這個阿姨的臉,年輕時可能打肉毒和玻尿酸打多了,面部肌肉很僵硬,說話的時候眼睛那塊都不動的,蘋果肌那塊像是兩塊板蓋在臉上一樣,隨著表情整塊上下晃動,鼻基底的假體年久失修外加面板縮水,形狀完美的凸顯在鼻子兩側,鼻樑也因為是老式的假體有一點變形,鼻孔被拉扯的直直的對著我

“姐你看,你現在這個年紀想做的這些可能有點困難,而且很難恢復好,您要不在考慮一下”

“不用,就這些,你報個價吧” 阿姨雙手抱胸,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我能怎麼辦,總不能轟走她吧,只能等到時候體檢有問題再勸退她了

“emmm 姐,我算了一下,你這全套下來大概 xxxxx 元” 我給她報了個不高的價,打過折了

“什麼!??” 對面那個肉山一下子蹦了起來,我被嚇得椅子後退了半尺

“我當年一共才做了 2 萬塊,還多了個豐胸,你們怎麼這麼貴!” 說著還把自己的襯衫扯開,兩個黝黑的大胸就蹦了出來(可能是沒擦粉底吧)還來拉我的手想讓我摸一下(??)

我年紀輕輕的哪碰到過這種陣仗,只能所在桌子後面,“不是,姐你聽我說,這麼多年價格也不可能不變啊,而且現在很多技術比以前好,貴一點也是沒辦法的”

肉山一聽眉毛都要豎起來了,我發誓我看到她臉頰出現了裂紋,“哼!” 這一聲怒吼直接把我又嚇回了椅子上,雙手抱胸,“冷靜一下,姐你先冷靜一下,價格好說”

肉山重新坐了下來,扣好了釦子,“我兩個兒子呢去了國外,也在忙自己的事業,我現在錢也不多,要麼你們先免費給我做,等我整完了出去賺了錢在給你們”

整完了賺錢?你去賺什麼錢啊要整完了再去賺?去賣還是做主播啊?

我心裡不斷地吶喊,希望有人來救我

“這樣,姐你看要不你先再考慮下,或者您給您兒子打個電話?我們也沒辦法決定價格對吧”

“之前接待我的小孫!態度可好了,你看看你,就知道錢錢錢,掉錢眼裡啦,不行,這錢我拿不出來這麼多,你不給我做手術我今天就不走了” 說完捧著手機整個人陷進沙發椅裡面,看起來像是一大塊五花肉嵌在裡面一樣

我真的服,趕緊出來打電話給小孫,讓他來自己帶自己的客人,這肉山我是打不了了

後面聽說是肉山在醫院裡大鬧了一場,幾個保安都沒追上她讓她跑到手術室那一層,差點闖進去,最後警察來了才收場

這應該算是個奇葩客人了吧

就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