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不痛快的事,我們的選擇有很多,比如躲避它、忍受它、幹掉它……

吳益軍子 · 2019-11-24

此前,我們梳理了一下環境、身體、意識三者之間刺激訊號溝通流轉的路徑,還順手推出了 「666」模型 ……

這兒,我們就基於「666」模型,說說「痛苦」是怎麼一回事兒!


1.

從「666」模型來看,環境、身體、意識三者之間刺激訊號的溝通流轉是離不開神經通路的;所謂的「痛苦」,是刺激訊號在溝通流轉的過程中對神經通路造成了一些損傷,而這些損傷作為新生的刺激訊號參與了接下來的「溝通流轉」,進而被身體體驗到、被意識捕獲到……

這過程中,之所以會造成神經通路的損傷,無非有兩方面的原因:

一是,身體接收到的刺激訊號 —— 無論直接從外界環境中來的,還是轉手從意識反饋回來的 —— 都太過強烈了,神經通路根本承受不了這樣的負荷;

二是,誰誰誰的神經通路本來就夠虛弱的,比旁人的更容易損傷。

好了,既然搞清楚了這兩方面的原因,那又該如何去減少痛苦呢?


2.

算來,方法是有的,三類:

一是,管控好所處的環境。

這是指隔離高能量的刺激,比如說,刺眼的強光、震耳的噪音、燙手的高溫、能夠勾起創傷性回憶的線索……

二是,多運動,強筋健體。

一旦筋強體健了,便能夠「受常人所不能受,忍常人所不能忍」。

三是,長見識,明白事理。

我們都知道,進入身體的刺激訊號如果被意識捕獲了,便會受經驗、文化之類因素的影響,這就有機可乘了。


3.

前兩類方法都是明擺著的,也沒多少文章可做,且不說了。要提一下的是第三類方法,比如我時常掛在嘴邊的「敘事療法」正是從這個角度切入的。

通俗地講,敘事療法所做的就是,在經驗、文化等層面上下功夫,將那些讓人難以接受的刺激改寫成能夠接受的故事,減小神經通路所受到的壓力。

比如,對於一個離家出走的孩子,當家長、老師為孩子的任性妄為而生氣時,敘事治療師關注的則是孩子在離家的日子裡是如何把自己照顧好的……

這樣處理之後,那些能帶來傷痛的刺激就變得可理解、可接收了。


4.

當然了,從敘事角度切入的心理療法還是很多的,比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精神分析。我記得,曾有人講,弗洛伊德是「敘事傳統」真正的大師。

為什麼這樣講?因為他善於將當事人「支離破碎的聯想、夢和回憶的片段」編織成連貫完整的故事,然後用來理解「本來毫不相關的經歷」和記憶。


5.

至於藥物治療、認知行為、人本主義等等療法對「痛苦」的處理,也無非是找一個大同小異的切入點,從而疏通刺激訊號「溝通流轉」的路徑罷了。

看,天下療法,雖說各有側重,但終歸還是逃不掉「666」模型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