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林俊杰的《偉大的渺小》會聽的抑鬱嗎?

小野喵子 · 2019-11-24

emmmm…… 既然題主問的沒說是這首歌還是專輯,那我還是從專輯的角度來說說吧。

畢竟我覺得自己可能是抑鬱症易感人群,在工作前途生活等幾乎所有方面都陷入迷茫的時候,我很慶幸,遇到了這張專輯。

—————— 文太長,好歹分割一下 ————————

老實說,之前林俊杰對我來說,就是個路人。

基本上傳唱最廣的那些歌才聽過,上中學的時候喜歡過一陣,但後面幾乎不關注了 —— 因為我自己聽歌非常雜,古典音樂也聽,二次元也聽,純音樂也聽,電影 bgm 也會聽,只要在某個時間某個場景感動到我的,我都會聽。

但作為一個母胎 solo,情歌實在沒法如何深刻地打動我。(好吧,我承認,我是 JJ 陸徹底脫粉的,因為當時真心不太喜歡甜到發嗲的情歌。)

然後,時間就到了 2017 年,在年底,遇到了《偉大的渺小》。


這一年,我在北京工作即將進入第 3 年。職業:圖書編輯 + 營銷文案 + 自媒體小編

這一年並不好過。

雖然在外已經兩年了,見到了更廣闊的天地和平臺,也適應了離家在外的生活,但家裡人無論如何想要我回家,他們要我做一個看起來更穩定的工作,哪怕是個超市的收銀員(當然,收銀員不是 “更穩定的工作”,嫁人才是)

搞笑!我離家這麼多年,讀書讀到研究生,就是回去做收銀員的嗎?

於是,堅定不移地跑出來了,希望可以成為一名圖書的策劃編輯。帶著這個目的,進入一家民營出版企業,但因為資歷不夠,只能從市場營銷的文案小編開始做。

好吧,那從市場開始瞭解,好像也沒有什麼問題。

隨著最初的成長逐漸變緩,我開始意識到 —— 我的偏內向的性格和偏謹慎的思維方式,好像並不能完全勝任市場工作。

我幾乎不會吃別人的安利,也很少因為因為衝動而買買買。

別人看到後就心潮澎湃的那些圖文、視訊、營銷方式,我通通無感!

我幾乎不會吐槽抓梗,寫推文也沒法做到半個小時出一篇就能十萬加

我知道市場工作應該是什麼樣,但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所以,別人說怎樣寫,怎樣拍照,書就能好賣,我只能一條一條記,沒法舉一反三!

但這種成長,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

我自己都無法忍受 —— 市場工作就像打仗,如果我做了 “豬隊友”,我可能無法原諒自己。

而且,我還感覺到, 我正在迎接的,是個 “營銷為王” 的時代。

三分做,七分賣。 如果我只會悶頭策劃,不懂得讀者想要是什麼體驗,用什麼手段來讓他們,甚至 “忽悠” 讀者來接受,我做的產品,只能堆在倉庫裡,最終賣廢紙。

我的堅持究竟對不對?

我究竟適不適合這個職業?

我究竟適不適合這個時代?

抑鬱大爆發的臨界點,是 2017 年的年底促銷季。

當時手上有一個圖書編輯的專案,第一稿已經收尾了,但因為發現了更好的呈現效果,需要大面積改稿 —— 保留主要觀點,推翻呈現形式的那種。

同時,雙十一需要準備大量的宣傳物料 —— 其中有一部分,叫行家看過了以後,說完全不能用,推翻重寫。

那一陣,很累,特別累,幾乎天天加班到晚上九點多,最晚的一次,十點半下班。

身體上的疲憊帶來的是心理上的焦慮。由於性格原因,這種焦慮無法宣洩,只能壓抑在心中。

一連幾個月,每天早上五點一刻準時醒來,不管前一天晚上,是十點睡,還是一點睡。

另外,元旦發了一次燒,從那時就開始感冒,一直到現在都沒好利索。

還有一次,五點多時聽到需要臨時加一篇稿子的訊息,明天一早就要交,直接焦慮到窒息,趴在桌子上不能動,四肢發麻。

還有一個星期,不記得是因為什麼事情的誘因,完全不能感覺到餓,早飯逼著自己吃,午飯和晚飯乾脆不吃。

每天早晨五點多就醒了,在床上愣神楞到六點,起床,上班。帝都的地鐵很恐怖,去晚了就擠不上去。不到七點出門,不到八點下地鐵,穿過公園,八點二十左右過馬路,到公司。

又一次,在馬路等紅燈,耳機里正放著 “向前跑,迎著冷眼和嘲笑 “。沒忍住,哭出來了。

還好,我還能哭出來。

還好,我晚上還能睡著。

還好,我厭食的症狀只有一個星期。

否則,落到抑鬱症的泥潭裡,我就真的爬不出來了。

說了這麼多 “背景內容”,只想說明,我在遇到這張專輯時的心理狀況 —— 非常非常非常糟糕(其實即使現在,我也不確定是否從這種糟糕的狀態中走出來)

當時就抱著換換歌的想法,花了 20 塊,買了這張專輯。

《聖所》《偉大的渺小》嗯,挺好的,挺大氣的,僅此而已吧。

然後聽到《穿越》,心裡好像被什麼東西重重地砸了一下。

再然後是《四點四十四》—— 原來不是隻有我一個人在焦慮和抑鬱啊!

寫出這種旋律,(最知己的作詞者)寫出這樣的詞,老林究竟經歷了什麼?

自我懷疑嗎?自我否定嗎?

是有什麼突如其來的變故在重重打擊,還是生活工作中不如意的瑣事在不斷蠶食自我?

還是說,他壓根就是一個 “微笑抑鬱症” 的患者(感謝明星大偵探為我科普了這個概念),每天正能量的米奇笑,只是一副在人前摘不下來的面具?

別笑,也別憤怒,這就是我一個路人,聽到這首歌的第一感覺。

以上那些,後來想想,都是我用自己的狀態,在這首歌上的 “心理投射”。

在那首歌裡,我看到了自己 —— 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生活工作中不如意的瑣事在不斷蠶食自我,每天上班時帶著一副微笑的面具,而面具下的真實自我,卻在鏡子裡模糊了模樣……

老實說,截止到現在,這個專輯裡聽得最多的歌,是《四點四十四》《黑夜問白天》《until the day》。

聽《四點四十四》,在自己想象的空間裡,盡情地發洩負面情緒;

聽《黑夜問白天》,跟著旋律在床上哭到累癱;

聽《until the day》,迴歸平靜,自我安撫,接受現狀,也接受這個不完美的自己。

如此,不斷迴圈。

聽說, 抑鬱症患者最需要的,並不是鼓勵加油,而是有人可以坐在他旁邊,陪他哭,陪他聊,拍著他的肩膀,說 “我懂你”。

我就這樣,被猝不及防地,被隔空拍了肩膀。

的確,就如同別的答案所說,這張專輯不可以只聽一半,要按順序聽,否則會陷在負面情緒裡出不來。

這兩天,聽得最多的是《我繼續》—— 這首歌,很雞血,很白羊。

但和普通的勵志歌曲不一樣,這首歌格局很大。

畢竟,還是要向著目標負重前行。

在最困難的時候,我被拉了一把,被救上來了。

不過,《身為風帆》和《小瓶子》可能給目前為止還沒能引起我太多的共鳴。大概是時間問題吧,心境還沒走到那裡。

倒是很喜歡《剪雲者》,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所以,我想說的是: 我們被歌曲感動,或者被文章感動、被畫作感動,都是我們自己的內心在作品上的投射。

一個人喜歡一首歌,除了技術層面,更多的是,可以在歌曲中,聽到自己的內心。

所以,我可能沒法被林俊杰的情歌打動,但卻會被這個幾乎完全沒有情歌的 “致鬱系” 專輯圈粉,並且覺得自己在有生之年都要支援他。

那麼回到問題本身:聽林俊杰的《偉大的渺小》會聽的抑鬱嗎?

不如用這張專輯來做一個檢測 —— 前提是,你是個路人,不會有 “為愛豆操碎了心” 的那種心態。

如果你壓根就沒有抑鬱的潛在可能,你可能只會覺得《四點四十四》有點暗黑詭異,後面的繞口令會讓你不厚道地笑出來。

這樣挺好的,說明你的內心很陽光。

《黑夜問白天》,旋律和編曲都很棒,詞作也很好,當一首高水準抒情歌也沒問題。

《剪雲者》同上

《穿越》很炫技,但也很好聽。

《小瓶子》、《身為風帆》抒情,編曲也很大氣。

《丹寧執著》、《我繼續》,白羊本羊,適合打雞血。

《偉大的渺小》、《until the day》,說實話,我比較偏向英文版本,覺得從情感的表達上,更順暢。

《聖所》適合自嗨抖腿。

以上這些,都是一個心態良好的純路人,聽到這些歌可能產生的想法。

但, 如果你發現聽到這些歌后,你的情緒產生了共鳴,甚至自己陷落其中 —— 只能說明,其實你並不知道自己的真實的心理狀態。

那就請趕緊調整狀態 —— 可以參考我的自我療愈的過程,把整張專輯(注意,是整張,一定要順序播放)在沒人的時候反反覆覆多聽幾遍,或者用其他的情緒,把負面情緒趕緊宣洩掉。

再或者,你是個內心敏感的人,很容易被觸動,不管是快樂的情緒,還是悲傷或者焦慮的情緒。

建議你單曲迴圈《我繼續》,然後找一個和藝術表達相關的副業 —— 內心敏感是一種天賦,如果疊加 “表達” 技能(不管那種形式),都可能產生奇妙的效果。

至於老林 —— 我已經被成功圈粉,並打算去看北京或天津的演唱會了。你們誰都別和我搶!寶寶可是會武功的!

聽林俊杰的《偉大的渺小》會聽的抑鬱嗎?

還是搶不上怎麼辦呢?

那就算了,當一個佛系青年,隨緣聽歌吧。

聽林俊杰的《偉大的渺小》會聽的抑鬱嗎?

以上。


延伸閱讀